八惡人

生不得时的人,怎么可能死得其所呢?

"死亡很伟大,但与你无关。"

和顺古镇的夜晚

小千和小云的故事[2]

小云初中时候就知道小千这号人。
他们俩以前没在一个学校,但小千在他们年级挺出名,凭的就是一口利索的英文。以前市里口语比赛,小云背完演讲稿下来,另一边小千噔噔噔跑到台子中间鞠个躬,嘴皮子上下一碰,发音清晰标准从头到尾行云流水。小云坐在台下听着,心想这人有意思,连写英语稿子都走的是他一贯幽默诙谐的路子。
可惜最后没获奖。这种比赛一贯靠关系,奖项没什么含金量:小云当时规规矩矩听完了全场,跟老师统一意见还是小千讲得最好。但是——老师话锋一转,语气颇为惋惜,评委可不吃他这一套。
的确。小云默默地想,就算评得完全公平,小千跳脱而充满口语化表达的方式仍然是大多数老师不能接受的。想到这儿他忍不住感慨中国应试教育的悲...

小千和小云的故事[1]

小千早听说过小云的名字,响当当的学霸,堪称Y市第一人。可惜中考发挥失常,没能拔走状元头筹,但依然雄风八面地进了Y市重点一中的一班。
相比之下小千就稍显逊色,倒是也稳拿稳打考进一中,分班时排名就到了十四班去。他自认初中时候成绩只算不错,虽然铁定进一中但在全市起码要排在四五百名,他老爹也没指望儿子非抢名次不可,分在十四班这事他还真没往心上去。
小千这人,老师赞他有大才,奈何毛毛躁躁爱凑热闹,沉不下心做事。他也没管,依旧跟着他妈成天嘻嘻哈哈,动不动挂两句时下流行语在嘴边,小小年纪俨然有几分段子手风范。
他生平最烦小云这样的,白白净净又乖又糯,叫干什么都认真,毫无主见只懂学习,动不动琢磨怎么讨好老师。——其...

在那一短短的瞬间我从他眼底看到深不见底的孤独黑暗,深渊里生长着荆棘和玫瑰,还有斑驳闪烁的星光,头晕目眩,仿佛世界只存在我和他的眼睛。最后我才发现,那是他的眼泪,打湿了眼角金色的星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神经病随笔

我在风雪中终于寻回我的荣耀。
"赫拉斯,"他说,眼睛含笑又忧伤,"我快要死去啦。"
我将他的头更紧地抱在胸前,哽咽得几乎不能呼吸。我刚刚与我的灵魂久别重逢,就即将迎来永别。
"我将在天上看着您,赫拉斯,正如您从前在许多个夜晚那样。"
他的叹息低回。
"而您,我的骑士,您将获得原本就属于您的一切……您的地位,您的权力,您的财富,您将统一这片大陆以和平。"
"可您难道不属于我吗,阿尔当?"我低声问他。而他的手掌指引我覆盖他的心口,神情纯真如孩童。他的笑容暖得我情不自禁落泪。
"您将得到一切属于您的,"...

锤基|无题

他满头淋漓大汗从梦中挣醒,想也没想拿过床头水杯一饮而尽。玻璃凉得掌心阵痛,滑落在地的声音从未有过地清脆,几乎划伤耳膜。
他沉默了一会儿,起身打算收拾那一地狼藉,跌跌撞撞踩在玻璃碴子上,碎片扎进脚底,他轻轻'嘶'了声。好像有什么东西流过地面,粘稠冰冷,温度异于常人。
房间亮起来。他终于在门口找到鞋,继而是满地反光的碎片,以及粘附其上、闪闪发亮的莹蓝色液体。他坐回床边,好半天才找回脑子,意识到那是血。
属于约顿王国和霜巨人的彻骨寒凉的血。
他的血。

索尔这时候冲进门来,眉头拧得死紧,粗略打量过四周后眼里怒火几乎实质化。他安静地将自己蜷起来些——不知为什么,似乎是从那件事开始,他对这个兄弟终究有了几分畏惧...

去年七月半,老家家堂。

The Deuce

“我们本身就是深渊。”

 

 

 



窗前远目的国王仿佛陷入沉思。他将唇线微微抿着,面容锋利冷峻。

公爵的脚步声在狭长通道里回响,渐渐地走近了。国王于是回过身去,朝公爵露出一个并不具有多少轻松意味的笑容。

“我们的时间不多了,陛下。”公爵俯身行礼时低声说。国王讥诮地弯起唇角,示意他往窗外看。

“我们有亚平宁,少天——但绵延数百里的山脉阻挡不了夏季风的长驱直入,也无法抵御教皇圣座下的铁骑。这正是我今天把你叫来的原因。一直以来我告诉世人亚特国王与公爵不和,等的就是今天这一刻。一个明面上无依无靠的公爵足够博得教皇信任,我需要你。”

“我明白

桀骜

慎入,慎入,慎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的骑士长。国王垂眼看着拜倒在脚前的泣不成声的小骑士,默默地想,我的骑士长。

他诧异于自己的冷静。冷淡。冷漠。王杰希这三个字再次从他口中念出来,齿间仿佛衔着钢铁。

他想他变了。他已经很久不再想起从前,那时候……

那时候,他们都还年轻。

骑士长的灵柩被秘密运送回都城,他随身的佩剑送到国王手上。喻文州拿过他。灭绝星辰,他熟悉这把剑正如他熟悉灭神的诅咒。

给那把剑起名字的时候果然失策,给了教廷那么好的借口来开战。他抽出王杰希的剑随意看了两眼,目光凝在剑身上,花体英文嚣张地连在一起:YW

他忽然开始厌恶这把剑,也厌恶自己。他想起来那两个...

那一缕鲜血顺着他的胸膛一直往下流, 一直流过他的腰,流过他结实的大腿,流下他纤侬的小腿,在他脚踝处打了个转砸进地面,好似把他的身体从上到下劈出一道鲜红的裂缝。就算这样他依然坦荡漂亮赤裸纯白,比Mycroft平生所见过的任何事物都要美好。
“Mycroft,你他妈爱我爱得要死,事到如今,居然会扯这种破话?“ 

出自《The Loner/格格不入》。cp是麦雷。

©八惡人 | Powered by LOFTER